• 提交成功
  • 姓名为必填
  • 性别为必填
  • 年龄为必填
  • 学历为必填
  • 联系方式为必填
首页 资讯中心 新闻资讯 东方启音澳洲言语治疗...

东方启音澳洲言语治疗专家体验日圆满落幕!

发布时间:2019.11.01
浏览次数:
分享:



初秋的深圳,微风渐起,深圳宝安中心内座无虚席,原来是大家都在等着我们专家们的道来2019年11月02日,由东方启音主办的“OPEN DAY”,即澳洲言语治疗治疗专家体验日在东方启音深圳宝安中心圆满落下帷幕。



为了让家长更好地了解孩子,帮助家长不断获取新的干预理念,增进家长与治疗师之间的联系与沟通,东方启音创始人总裁姚秋武带领东方启音创始人兼技术运营副总裁崔广利、东方启音执行副总裁姚秋顺,及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言语病理学院长Sally Hewat,在处理完繁重的日常工作之余,利用休息时间出席本次的体验开放日。据悉,这已经是东方启音与澳洲纽卡斯尔大学的第3年合作。



坚守创业初心,为中国言语治疗行业带来全新发展思路


据姚总分享,12年前,中国很多言语或者存在发育迟缓等情况的孩子,都是通过在医院按摩、扎针、吃药来进行治疗,而在国外早已为言语障碍独立成立一门学科。孩子们不需要吃药,更加不需要扎针,通过物理疗法就可以得到较好的疗愈效果。


▲东方启音创始人总裁姚秋武


为将专业的课程技术引进中国来,也为了课程能够真正适用于中国本土,姚总带领香港专家团队进行了长时间的临床对比下,最终认为物理疗法比起扎针带给孩子的痛苦过程,疗效更好,并引进了“口肌训练课”。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东方启音开始邀请大量的医生进行免费培训,传授了我们的治疗方法,让更多的孩子能够从中受益。


12年走过来了,东方启音如今也已经有了一套属于我们自己国家、能为我们自己孩子提供服务的完整的课程体系。同时我们也建立了属于我们自己的治疗师培训体系。


为治疗师培训体系更加专业化,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UON)与东方启音通力合作,建立跟国际标准接轨的“国际言语治疗师(初级)助理”认证课程。姚总表示,未来,东方启音希望能够为中国言语治疗带来更多贡献,能够为培养中国更多言语治疗师做出更多带动。



从此有了属于自己的言语治疗师培训体系


十年前,我们有一个梦想,就是拥有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本土培训体系。一路走来,可以说是步步维艰。


在本次开放体验日上,崔老师回顾并感谢了让东方启音有了全新转折的纽卡斯尔大学,详细介绍了本次澳洲实习生来到深圳进行实习的重点行程,并再次感谢他们带来的范围更为广阔的专业国际技术理念、以及嗓音障碍的评估治疗,AAC的理论及实际应用等新科研技术。崔老师表示,未来,东方启音自己的言语治疗师也会将所学习到的理念知识以及科研技术逐渐运用到我们的孩子身上,帮助他们更好地开口讲话。


▲东方启音创始人兼技术运营副总裁崔广利


在现场,崔老师还分享了关于小平(化名)的故事。8岁的小平在一开始进入东方启音的时候只会点头摇头,不会吃东西;睡觉的时候嘴巴合不拢嘴,只能趴着睡才能喘气。从8岁什么都不会说的小男孩到现在成为东方启音的一份子,在东方启音的帮助下,他能讲话,能交流了,有了质一般的飞跃。为了帮助小平更好的提高讲话能力和沟通水平,东方启音联合Sally教授及澳洲实习生们给他制定系列对于发音和表达沟通的评估计划方案,并计划将这种合作教学模式运用到与其他小朋友建立互助关系上。


崔老师表示,随着康复领域的不断发展,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大学能够增设speech therapy学科课程,但就目前来说,他们还缺乏真正的SLP和speech therapy临床基地。希望中国想要加入领域的学生们或者是其他有识之士,能够在speech therapy临床基地分析不同案例、学习不同理论方法,在未来能够帮助到我们更多的小朋友。



在中国,每1000000人左右才有1名言语治疗师


马云基金会的宗旨是建立一个更加清洁,更加干净的社区,以及培养一些有利于社会发展的群体。Sally认为,东方启音和纽卡斯尔的合作正好完全符合马云基金会所提倡的这两个要点。




在澳大利亚,有1/7的人口有沟通或者是吞咽方面上的困难。Sally表示自己非常幸运的生活在澳大利亚这个国家,因为在澳大利亚,每2500人左右就有1名言语治疗师。也就是说,如果家里有一个小孩存在沟通或者是其他困难,他想要获得言语治疗服务相对来说是比较简单的。相比澳大利亚,在香港,每20000人左右才有1名言语治疗师;在中国,每1000000人左右才有1名言语治疗师。


无论是在澳洲,美国还是其他地方,都会由专门的高校或者其他机构对言语治疗师进行培训。在专门训练中,可能需要4年的本科课程以及两年的硕士研究生课程。过程中,学校会针对特定的言语障碍和沟通障碍等特定主题让学生学习如何辨别、评估、诊断、治疗,如何提供支持和建议,甚至是进行专业领域上的研究。也就是说,培养专业的一名言语治疗师,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而在澳大利亚,言语治疗师会有自己特定的“助理”,“助理”会帮助言语治疗师实现教学计划等工作。现在,东方启音就有这样一套专门的言语治疗师初级助理课程,去培训国内的有识之士更快走上这条言语治疗之路。


Sally表示,东方启音纽卡斯尔的合作毫无疑问是一次国际上的合作,是双方技能的升级,是能力水平的提升,未来希望通过每一步的深化合作和课程研发,给大家带来更多帮助。



“一遍不行,三遍,三遍不行,那就十遍”


在本次的开放体验日中,有一位学员家长主动上台分享了关于他自己的故事。“我是东方启车公庙中心里小军(化名)的爸爸,小军通过在东方启音这几个月的练习,确实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在这里我要感谢东方启音的每一位老师对小军的关心和照顾。”小军爸爸紧紧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用着不是很流畅的话语缓缓说道。


小军今年3岁多,5月23日小军开始在OMP课程学习口肌发音,10月份的时候开始在STAR课程学习。一开始的时候小军只会喊“妈妈”这两个字,在经过4个月的发音练习,他的进步简直是飞跃。现在的小军仿说,能达到6-7个字,主动语言能够达到4-6个字。至于发音,他的语言甚至超过其他正常小朋友的发音。


在小军爸爸的分享中,他表示,“引导”对于孩子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步骤。没有统一标准,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成长历程,我们要及时了解孩子的需求,用心感受他每一天的学习情况。当然在过程中,我们也要积极配合老师去做辅助性的教育,去发现孩子的长处,去鼓励孩子的行为,用正确的方式方法去培养他的兴趣爱好,一遍不行,三遍,三遍不行,那就十遍。


时间飞逝,本次澳洲言语治疗治疗专家体验日随着专家答疑交流一个又一个迫切的提问渐渐落下尾声。


就像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言语病理学院长Sally在交流会所言,“每一个个体都有自己的潜力,这个潜力都是能够帮助到孩子去和外界做沟通,去表达自己的想法”,在中国言语治疗康复这条道路上,东方启音将带领越来越多的中国言语治疗师,为每一个角落的孩子带去新的曙光。


-end-



在线客服